月落

随便写写,随便看看
存文处:wb 白银城的黑面草三米高,勿转赞评

感谢@奶嘴不是墨九 老师接我的稿


是我cp古风,有想法了但整个框架还在完善,今年目标之一是整出来咱林小焰和小周举杯对饮的场景!


之二是学画画,争取能做到文画双修的程度!

感谢@狗条一 老师的稿


让我盲目吧,让我看不清你的把戏,让我读不懂你的眼睛——也就是说,总不能飞蛾扑火,自投罗网。

【达克】不要乱收外卖

感谢扳手老师@酥叶死掉了 


[图片]

面前一名看起来发质就很扎手的焦黄色混混在白板上板书,特别贴心地在几个例句上画出了这个句式的重点和规律,鲜明的红色勾住了周明瑞的眼睛,也让他更轻松地记忆下了这个知识点。他上课并不是那种喜欢做笔记的类型,只在被提醒需要的时候才会动笔。大部分时间里,工程师都在认真看着讲课的老师和白板上的字迹。如果这个老师还喜欢走动,那么他就会像监控摄像头一样跟随着目标转头。

不过达尼兹虽然也有走来走去的习惯,但这毕竟是一对一的小班,乱走有浑水摸鱼水上班时长的嫌疑,指不定会被机构长怎么骂。于是克制的达老师把踱步等量替换成了敲桌面,在他和周明瑞认识的六个星期里,...

【达克】死亡之吻(中)

(背景历史国家和组织团体以及一些背景角色是原创,没有影射现实里任何组织和个人,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小达姑且算是英语国家出身,远走他乡在一个非英语国家当英语老师

没有写明对标原著谁就是原创角色,一般是背景工具人,omg我算了一下还挺多也许我应该打个预警)


红花帮,这里最恐怖的帮派之一,它像一张大网,触及阳光照不到的所有地方。据说它一步步称霸的秘密之一就是它拥有一批强悍的杀手,而又据说,其中最为神秘又强大的是一位教父亲自从东方买回来养大的年轻杀手。


总而言之,达尼兹和这人同居几天后才发现这人是个嘎嘎乱杀的牛逼人物,愈发胆战心惊起来。从这人身上达尼兹隐约窥探到底...

【达克】这房我不要了

长话短说啊,我做包租婆吃房租这些年第一次遇到这事儿啊,搞得我是玄乎得很,所以这拜亚姆飞鱼街的房我是真不想要了,特此写这么个出售声明。


既然是出售声明那我总该得说明下情况吧,免得有人觉得我这房出过什么凶案住过杀人犯。虽然也对吧但先从基本情况讲起。


我一开始是搞旅店的,虽说大家都觉得这地儿吃香,我老板娘也靠山吃山靠海吃海,但你知道的,自那个杀神格尔曼一来啊,这地儿的保护费算是没了,海盗都散的散灭的灭了去。但是人家游客也少了,我虽独身,在此也居多年,眼看这账本上那叫一个清汤寡水。


我就想趁机转转业务嘛,搞点肉吃,不寒碜,总之长话短说,我开始从短租转长租,而当天下午就来一个客人啊,你...

【达克】给我追

疯狂冒险家今天起得很早,达尼兹在他的皮鞋踏上实木地板的第一步时从梦中惊醒。他身子裹在被子里,耳朵却竖起来,穿过薄薄的木板到墙的另一边去,不想漏过一丝声音。


海盗捕捉到布料的摩擦,是那疯子在整理床铺?不,被子间的声音是软绵绵,毛茸茸,水一样连成一片的,这个声音要更实,更硬,更利索一些,令人想起帆布在风中张扬的一瞬间。


达尼兹闭上眼,屏住呼吸,金属扣冰冷的扣合声钻进他的耳底。海盗几乎想象得出冒险家那能轻易杀人,而覆着薄茧的修长双手,如何白生生地从袖口钻出来,从下到上一颗颗扣好修身马甲,在那颗从来露在风衣外的喉结下牵住领口布料翻出来,带着一点清晨独有的水汽与慵懒。


一切仿佛就在他眼...

【达克】陆地的孩子梦见海

summary:又名:跳海

很多年后他会像熟悉手足那样熟悉海,也熟悉冒险家讲过的疾病、痛苦和死亡,并因此更热烈地活下去

或者,也许不会?


那位绅士推开酒馆的门时,所有人都看向这位不速之客。


我们称其为不速之客,自然是有理由的,没人会排斥一位先生或者小姐来埃西诺小镇唯一的酒馆找点炎夏里的乐子。可如果你穿着一身不嫌热的长袖风衣,戴着做工考据的丝绸礼帽,皮革手套贴合着手骨,如入无人之境地略过所有吧台,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那可就是十足的异类。


只有达尼兹凑过去打招呼,他还没长到对方的胸口高,不到熟络避嫌的年龄,又过了盲信大人说辞的岁数,他自作主张要从新来的手上搞点钱,称呼...

【达克】你试过凌晨三点被丧钟抵脑门么?

p#w#p

达尼兹从冷汗中惊醒,一把漆黑而冰冷的凶器抵上他的额头。


天可怜见,适才他洗完了所有衣物,清点了所有行李,正美滋滋沉在梦乡里,就突然遭此大劫。猎人混沌的脑子在危急关头开始转动,从昨天傍晚理到早上,又从早上理到傍晚,没捞出一件值得身上这位冷静冒险家大动干戈的事。枪压在他额骨上,而格尔曼就跨坐在他的胯骨上,西装裤的布料热热地闷着他的腹部,大腿一左一右紧紧卡住腰腹,不让他有任何一点挣脱的可能性。冒险家接到他的眼神,反瞪回去,无言威胁。


海盗的领口已经浸了一小层冷汗,他多年在海上的危险雷达告诉他,毋庸置疑,这人想要他性命。


鬼知道到底是他自己的赏金涨了还是呼噜声太响惹得这...

【达克】达尼兹得到了格尔曼娃娃

感谢扳手老师接我稿!@酥叶死掉了 您的文字是我拿起笔的初心


时间点:三:225到三:228

从非凡者集会回来后,达尼兹面色凝重地坐在旅馆的床上,双手搭桥顶着下巴,藏在黑袍下的脸看不出神色明暗。而他正对着的则是一个类人形的棉花填充的玩偶,被海盗努力端正地摆在椅子上,随后又软趴趴地一点点往椅子下边滑。物件到底还是棉花和布料组成的,棱角并不分明,简单得像五口之家哄小女孩用的便宜娃娃。


在他们的船长不知道和格尔曼达成什么奇怪的协议后,作为黄金梦想号唯一一位与冒险家有联系的船员,他被艾德雯娜发配了大概是启动资金一样份额的金镑,海盗被交代了些许反抗军的相关事宜,以及提升能力增长学识.........

【达克】有门

summary:稳定发挥的无良小短篇

达尼兹某日鬼混回家,碗也不洗,地也不拖,衣服也不叠,饭也不做。格尔曼坐在沙发上隔着冰凉的眼镜凝视他,他却不怕,伸手去摸人家的腰就要践行跟酒友吹过的春风牛。自然,手还没摸到就被拍开了,附赠半句忍无可忍的:

“想都别想,没门!”


其实最终还是有门的。克莱恩被醉狗缠得不耐烦,指指门口。达尼兹抱着他还抱委屈上了,死活不撒手,十足一只倔强动物,为满足一些高级需求而奋斗,比方说在这样的时刻抬头看人:


“就让我再抱一下,一下就好,我一会就出去睡。”


克莱恩扶额:


“我叫你去拿套。”


夹麻了,走这边吧

[图片]


© 月落 | Powered by LOFTER